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mingshi88 > 市民办事 > 最新服务

市教育局回应委员关切热点:首批二孩入园学位充足

广州市政协委员协商咨询服务活动10日举行

 

11A2-47_b

广州市政府工作部门为市政协委员提供协商咨询服务活动,现场火爆。

二孩时代,广州的幼儿园学位够不够?为何广州的公办园比例低于北京和上海?广州应如何保障幼儿在园安全?对于双职工家庭,孩子放学早,家长没下班,当中的“时间差”如何弥补?

10日,广州市政协委员协商咨询服务活动举行。在咨询活动上,政协委员们对教育问题空前关注。

针对学位数量的问题,广州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表示,广州的储备学位和今年的新增学位有6万多个,今年的学位很充裕。

关注1

二孩时代,幼儿园学位够不够?

委员:广州新开发区域或存在学位紧缺

2015年10月,“二孩”政策全面放开。根据广州市卫计委预测,2016~2019年将迎来生育高峰。据此,广州市政协委员贺惠芬和胡国胜提交了建议《应放宽准入门槛,切实解决幼儿学位紧缺的状况》。

贺惠芬和胡国胜表示,2017年广州新生儿数量达到27万,比较去年增长了23%。根据广州市教育局相关数据统计,截至2016年底,全市幼儿园1693所(其中公办园22所,民办园1171所),2016年提供学位数量17.4万个。如果按照现有的学位数量及新生儿增长规模来测算,三年内广州要增加超过10万个幼儿园学位才能满足需求。尤其是广州东部、南部、北部一些新开发的楼盘居住的年轻人较多,随着“二孩”放开,问题矛盾比较突出。他们认为,由于办学场地有一定的标准要求,每年新开办的幼儿园数量少,而新生儿人口增长速度快,可能存在一定的学位紧缺。

贺惠芬和胡国胜还关注到当前幼儿教育存在良莠不齐的问题。他们指出,目前政策下,对普惠性幼儿园收费的定价非常低。郊区部分普惠园的收费标准每月仅800元,部分村办普惠园每月收费仅600多元,政府补贴仅1000元/年/生。这些幼儿园难以引进优秀师资,教学设备、教学质量和教学环境比较差,不能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优质教育需求。

建议:借鉴人口密集城市经验灵活办学

如何充分利用现有资源逐步缓解幼儿园学位紧缺问题?对此,两位政协委员的团队这几年先后到了香港、东京等人口密集的城市调研,发现当地有部分小型幼儿园或托儿所就开设在mingshi88、社区、森林、商城里面,设计很有特色,教学理念先进,办学形式灵活,极大方便了学龄儿童就近入学。

“如日本永旺购物中心的幼儿园,父母逛商场,孩子去托管;欧美国家把幼儿园设在森林里,孩子们上课可以探索大自然,还有机会去消防局、商场、工厂参观学习。在广州,有的公司在mingshi88幼儿园建设方面已经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,把办公室改造成为教室,把天台和过道改造成为运动场,职工开开心心带孩子去上班,为mingshi88吸引和留住人才做出了贡献。”

因此,贺惠芬和胡国胜建议,政府可放宽办学场地要求,如“9、3、7标准”(生均占地面积不低于9平方米,生均户外面积不得低于3平方米,生均建筑面积不得低于7平方米)、独立园所要求、户外运动场要求。同时他们认为应提高公办幼儿园比例,建议政府对幼儿园及学位数量严重不足的居住区优先考虑配套;此外,他们还建议政府把学前教育纳入广州市发展规划,加快学前教育立法进度,出台相应的《广州市学前教育中长期战略规划纲领》,设立专项基金,提高幼儿入园补助,发放民办幼师从教津贴。

两位委员认为,应该创新管理体制,建议采取新建一批、挖潜一批、举办社区园点,还可以拿出部分场地资源进行改造,如旧的厂房、空地、办公楼等等,允许优质的办学机构探索在mingshi88园区、商业中心开办幼儿园和托儿所,同时出台规范办学的指导意见。

回应:已统计学位需求储备足够学位请市民放心

带着对学前教育的关注,政协委员胡国胜一来到广州市教育局的摊位前,马上抛出了问题:“广州的公办园占比是31.7%,而全国的平均水平是35%左右,北京、上海的公办园占比是60%,为何广州公办园占比会偏低?”

对此,广州市教育局基础教育二处负责人说,广州的问题很多是历史遗留问题,目前已在逐步解决中。“广州市已经实行了两期学前教育的‘三年行动计划’,目前第三期已准备开始实施,在第三期‘三年行动计划’中,主要在保存量的基础上扩增量。”该负责人称,通过顶层设计、布点规划,扩充新的幼儿园,而在财政投入上,解决历史遗留问题,扩展支持公办园建设,引导普惠园提供优质服务,让公办、民办幼儿园协调发展。

“首批二孩是2年前就出生了,他们3岁就要入园,当首批二孩入园时会不会学位非常紧?”胡国胜追问道。

广州市教育局基础教育二处负责人说,目前,已完成了幼儿园布点的第一步,统计学位需求。“我们已经按照一区一策,完成了各区每街(镇)、村2018~2019学年的学位台账,看看到底有多少二孩在2018~2019年有入园需求。”

“请市民放心!”该负责人说,目前广州市幼儿园在园人数是49万多人,广州有幼儿园1798所,共计52万多个学位,也就是说已经储备了3万多个学位。她解释说:“按照常规每年新增的适龄儿童大概就是两三万。2018年入园的幼儿,实际上还是独生子女的二孩,根据以往的数据推算,入园幼儿大概有两三万,因此,今年我们的幼儿园学位是很充裕的。”

该负责人表示,今年还会新增扩充学位3.5万个,和储备学位加在一起,有6万多个学位,应该可以满足适龄儿童入学。根据预测推算,今明两年的适龄入园幼儿大概有9.7万个学位需求。

“所以还得要努力啊,解决了2018年的学位问题,2019年仍然有挑战。”胡国胜委员勉励道。

关注2

如何保障幼儿在园安全?

整顿:地毯式检查广州育儿机构 未来提升老师待遇

去年,关于幼儿在园安全的新闻,牵动着许多市民的心。广州市教育局基础教育二处有关负责人表示,广州市教育局第一时间对市内育儿机构进行了地毯式检查,并联合工商等部门对有营业执照但无办学资质的有关机构进行梳理。

“这些机构并不是幼儿园,他们向工商部门申请了营业执照,但有的超范围经营。我们要求,如果能规范化的就让他们规范化,如果达不成就勒令停业。有些城乡接合部有需求,我们会给他们整顿时间。”

虐童事件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幼儿园老师素质堪忧。要避免发生此类事件,提高幼师素质很关键。政协委员刘晓玲说,要吸引优秀人才加入幼师队伍,稳定幼儿园教师队伍,就要提高他们的待遇,让他们能有尊严又体面地从事幼教工作。贺惠芬和胡国胜委员在上述建议中也提到,应设立专项基金,提高幼儿入园补助,发放民办幼师从教津贴。

对此,广州市教育局基础教育二处有关负责人表示,目前,在“三年行动计划”的三期规划中,提出了优化教师队伍,落实国家相关规定配备师资。同时,提高教师待遇,稳定教师队伍。尤其是对公办园的临聘教师,希望逐步做到同工同酬。有关负责人说,目前天河区的临聘教师可以有12.7万年薪,番禺区也发放了从教津贴,临聘教师有8万多元收入。此外,师资部门也在抓幼儿园教师的岗前岗后培训,以整体促进教师队伍成长。按照国家规定,非学前教育师范生,要取得幼儿园教师资格证必须大专毕业,有关负责人透露,目前,广州市幼儿师范学校现在是中职,他们正呼吁提高其规格,办成大专。

关注3

如何解决二孩幼儿托管问题?

建议:发展多元化多层次差异化公共托幼服务

“全面二孩”政策实施以后,随着出生高峰的到来,如何照料和培育0~3岁幼儿成为职业女性及其家庭亟待解决的难题,目前近八成婴幼儿都是由祖辈参与日间看护,难免出现隔代宠溺现象,另外照顾过“一孩”的祖辈不愿再照顾“二孩”的比例在上升。对于这个问题,市政协委员简瑞燕建议,将0~3岁婴幼儿托管纳入政府公共服务。

她建议将婴幼儿托管纳入政府公共服务。具体建议为:一是政府要承担主体责任,加强顶层设计;二是要加大投入和政策倾斜,发展多元化、多层次、差异化的公共托幼服务;三是要加快培养托幼服务人才,建立职业道德信用体系。一方面在学前教育专业中增加0至3岁幼儿教养课程,培养一支高素质的婴幼儿教养人才队伍;另一方面可组织社区中全职妈妈、40~50岁待业人员等接受育婴师职业培训,壮大托幼服务保育人员队伍。

关注4

孩子放学早,家长没下班怎么办?

回应:提倡低年级小学生课后校内托管

孩子放学早,家长没下班,当中的“时间差”如何弥补?近年来,这样的“三点半之困”着实让各方头疼,无论是弹性放学制,还是完善的课后托管,种种解决之道都屡屡在各级政协会议上提出。

据了解,2017年2月,教育部印发的《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》提出:要充分发挥中小学校课后服务主渠道作用,广大中小学校要结合实际积极作为,充分利用学校在管理、人员、场地、资源等方面的优势,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。广州市政府早在2014年就出台了《广州市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小学午休和课后托管服务财政补助办法(试行)》,拟在全市公立小学建立“政府补贴+免费托管”的课后托管服务体系,但由于多重因素,目前只有少量市内公办学校开展了课后托管服务。

2017年,越秀区将学生课后服务列入十大民生实事,财政补贴每生每天2元试点校内托管,参加的学校有29所。

广州市发改委价管处负责人表示,2元的校内托管收费经过了严格的价格听证流程,广州市内其他学校如果开展相应的服务,可以参照这个价格。但如果要按其他价格来收费,则要重新进行价格听证审批。“从可行性角度来说,家委会来负责受理报名和收费比较合适”。

广州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说,小学生课后校内托管的问题,广东省教育厅也已经在研究。“总的来说,我们提倡1至3年级的低年级小学生在校内托管,并鼓励各个区积极探索。”有关负责人说,小学生课后校内托管既可以利用学校现有的资源,参与托管的老师又可以取得合理的报酬。不过他强调,课后托管不能变成课后补课,主要进行综合素质的培养。

广州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说,关于小学生课后校内托管的问题,主要考虑三个问题:一是能否面向家长收费,二是教师能不能领取合理报酬的问题,三是公用场地能否给外面的机构免费使用的问题。他说,头两个问题对现有政策有突破,也就是说会向家长收费,教师也能领取合理报酬,但第三个问题他表示目前不便答复,具体要等广东省教育厅的文件。

2018-01-11 09:59:30 来源:广州日报
浏览字号
浏览次数
点赞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